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宝鉴 >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二章 初闻赌石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二章 初闻赌石

回到出租屋的柳亦辰把伏虎博山炉和玉蝉放到了保险箱里,(自从上次捡漏之后柳亦辰就买了一个保险箱,要不然这出租屋不像是自己的房子,还是保险点比较好)然后在那张不大的单人床上躺了下来。算算自己入行了也有几个月了,到今天为止应该才算是正式的入行,因为终于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两件收藏品。

    自己的知识还是不够丰富啊,看来以后还是要更加的努力才行。以后要查查资料或者去问问孔叔,看怎么样才能把博山炉的铜锈和玉蝉上面的土渍去掉,要不然自己瞎弄的话万一出错了后悔都没地方哭去。

    看来这钱也不怎么经花,遇到好东西想自己收藏但是没有充足的资金也是不行的,以后还要买车,买房。等有时间了还是得多去古玩市场转转,算了现在还是不想其他的事情了,逛了一宿的鬼市还是先睡个觉先,补充下精神力,还好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

    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柳亦辰顶着蓬松的头发去洗了个澡换上衣服准备出门去古玩市场转转,反复确认了下保险箱然后把门锁好就走着去了古玩市场,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宁海市的夏天不算是太燥热,因为是沿海城市有海风的缘故。柳亦辰边走边欣赏着沿路的风景,还有来来往往来这座城市中旅游的人,也算是惬意的很。

    不一会的功夫柳亦辰便来到了古玩市场,一个人在这个充满了古色古香的古玩街上转悠着。街道两边是古色古香的房子,地面上是青色的陈旧石板,偶尔见到一两个穿着青衫的老者,一切看起来显得那么的随意,很有‘古韵’的意境。好像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磨练柳亦辰的心境又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这些变化都是潜移默化的发生着,他自己并没有什么感觉。

    恍然间柳亦辰看到远处的一家店铺面前聚集了很多人,柳亦辰本着国人特有的天性,也走到人群中看热闹去了。走进了才发现门口处摆放着各种花篮,地上也摆放着鞭炮,店铺的牌匾也被一块红布遮盖着,原来这是一家即将开业的店铺,不知道是开的古玩店还是别的什么店。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当地上的鞭炮燃放完也进入下一个环节了。那个遮着牌匾的红布被老板揭了下来,牌匾上写着三个描金大字翠玉斋,看来这是家经营翡翠玉石的店铺,柳亦辰虽然心里有点小小的失望不过既然来了就进去看看吧。

    “今天小店第一天开张,所有商品的价格一律八折。”那位掌柜的说完便率先进了店里,外边的人也一拥而入。

    柳亦辰也跟着人群进入了店里,店里的装饰开始很古典朴素的,给人的第一感觉很好。不过柳亦辰发现其中的一部分人并没有在店里面挑选商品而是跟着老板来到了店铺的后面,柳亦辰想见识一下后边到底有什么东西也默默的跟随着来到了后面。

    来到后边柳亦辰往地上看去,竟然是摆放着几块石头,这个时候已经有人蹲下在那几块石头上摸来摸去。有的拿着小手电在石头的表面照来照去,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干嘛,更为让柳亦辰奇怪的是,还有人在拿着放大境在那里观看,看模样和神情,就像是在打量着什么宝贝似的。

    就在这时柳亦辰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柳亦辰向那个人走了过去,走到附近的时候柳亦辰对着那个人招呼了一声:“薄梓潼?是你吗?”

    薄梓潼听到有人叫他迅的回过头发现原来是昨天在鬼市上帮他的柳大哥,眼中充满了惊喜的神色回应道:“柳大哥,是你啊,你怎么也来这边了,也是喜欢赌石吗?”

    “赌石?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只不过今天过来古玩市场转转碰巧遇到了就进来看看,听你这么说看来你很懂这个嘛,那不如给我说道说道这赌石是怎么回事!”柳亦辰看了看那些石头从地上拿起一块来说道。

    “好嘞,大哥这赌石其实就是翡翠毛料。翡翠在开采出来时,表面有一层风化皮包裹着,没有办法知道内部情况。只有把石头切割开来才能知道里面有没有翡翠,和翡翠质量的好坏,这时的翡翠也就是人们俗称的赌石或是赌石毛料。”薄梓潼在一旁为柳亦辰细细的讲解着。

    “那怎么判断这毛料里有没有翡翠呢?我看他们又拿手电照又拿放大镜的在看什么呢?”柳亦辰看了看手中的毛料还是不解的问道。

    “赌石要看癣,松花,蟒和裂绺。所谓的癣,就是石头的皮壳上存在的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点、条、片、块状黑色、灰色、淡灰色风化的印记。一般情况下,癣易有色,但同时癣又吃色。要会区分卧癣和直癣。卧癣多停留在表皮,直癣容易进入翡翠内部小影响翡翠质量,你看你手里的这块籽料,上边这些,就叫癣,而且,都是卧癣!”

    柳亦辰看了看手里的赌石,嗯,上边的那些瘾痕,应该就是薄梓潼所说的癣了。而且看上去,确实像是漂在上边的,根据薄梓潼所说的,这块赌石的表现,应该是属于比较优秀的那种了。

    薄梓潼喝了一口手里的饮料又继续说道:“翡翠的松花是翡翠内部的绿色在风化皮壳上的残留表现,你看你这块,就是这些癣下边这些暗痕。这就是松花了。还有翡翠的蟒是翡翠皮壳上出现的与其他石皮不同的条状、丝状、点状、块状风化残留物。有蟒的地方容易有色。蟒是判断翡翠内部有无绿色,色浓色淡的重要依据之一。”

    “除了这些,赌石还要看裂绺。即翡翠表面的裂隙,大的裂纹很容意看到,帮助人们对其肉质做出正确判断。而绺因为细小且极易生变化,由于它具有隐蔽性和变化性,令人难以把握,所以有“不怕大裂怕小绺”之说。”

    “另外行家对翡翠的皮还有“黑随绿走,绿靠黑生翡翠的黑色与绿色常为依附和包裹关系。有绿色时不定有黑,有黑易有绿。但黑易有绿又吃绿。要认清“死黑”与“活黑“。

    “死黑”是不能变化的,“活黑”是可以变化为绿色的。而且人们常说的宁买一线不买一片,意思是宁可买一条绿带子,也不愿买一大片的绿色。因为一般情况下带子可以渗透到翡翠内部。而片色常是色跑皮的爆松花,一般情况下很薄。”

    俗话说“神仙难断寸玉”,就算是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也没办法探测出毛料里面到底是何种情况。人们主要根据翡翠原石的表面特征,来推断内部翡翠的优劣。这样就需要赌石人拥有丰富的翡翠知识和经验,比如分析样品毛料和了解翡翠原产地等。而且因为毛料的利润非常高,这样不免就有人在上面动歪脑筋,“贴假皮”等作弊手段层出不穷,这也需要人们多加注意。

    薄梓潼滔滔不绝的给柳亦辰做着解释,柳亦辰也根据手中的赌石毛料来现场学习,这可比自己看资料要学的快多了,哪里去找这么认真的老师去呢。

    “这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虽然能听懂的有限不过也是收获了不少,那一会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柳亦辰笑呵呵的说着。“好啊!”薄梓潼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不过就在这时从外面又进来了几个年轻人,几个年轻人见到薄梓潼后脸上露出很猖狂的表情,其中的一个人说道:“哟,这不是薄家二公子吗?今天来这边是来视察民情来了吗?怎么着没有买几块玩玩啊?要是没钱的话我可以替你付了。”

    “你,算了,柳大哥咱们走吧,不和这种人一般见识。”薄梓潼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到面前的这个人,所以和柳亦辰招了招手后就向着外边走去。“嗯嗯,咱们找个地方去吃饭吧!”说着柳亦辰把手里的毛料准备放到地上。

    柳亦辰把手里的毛料刚放到地上那个让人讨厌的声音又响了起来:“看看,看看,就你们这种人啊,啥叫穷命?说得就是你们这种人了,人穷不怕,就怕你啥也不敢干!畏畏缩缩的,连块标价五千块钱的石头都不敢买,也是哈,兜里没钱,连标价都掏不出,也就没有参与赌石的资格了。”

    虽然柳亦辰听了之后很生气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和这种人犯不着生气,不过柳亦辰也不是任人拿捏的主,随即转身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掏不出来这五千块钱呢?你怎么确定我就不敢买呢?”

    “啊,刚才并不是针对你说的,不过看你的样子也属于我说的这类人,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能玩得起赌石的人!那敢不敢和我打个赌呢,如果你今天掏出来这五千块,我就买下这块毛料交给你!”于海洋一脸不屑的对着柳亦辰说道。

    柳亦辰现在也生了陪他玩玩的心思,微微一笑说道:“好啊,那就按照你说的来。”今天柳亦辰穿的是比较宽松的衣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装的下五千块钱,所以当柳亦辰从裤子兜里掏出这五千块的时候,那几个人的脸上都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