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宝鉴 >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八章 遇老同学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八章 遇老同学

吃完饭后,柳亦辰收拾好东西后把事先买来的翡翠手镯和手表拿了出来交到父亲和母亲的手中,告诉他们这是给他们买的礼物。然后柳亦辰不得不又得忍受着母亲的念叨,告诉他虽然自己挣了些钱但是这钱也不能乱花,他们在家里也是吃穿不愁。虽然这次是幸运挣到的,但是你不能总这么幸运吧。

    柳母也明白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的道理。勤俭持家,才是长久之道。不过在柳亦辰的软磨硬泡下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这要是刚毕业那会,母亲比较关心自己找工作的事情,现在工作之后也知道自己现在的工作情况很好,而且有了这么一大笔钱之后,也没有了后顾之忧。所以就把注意力转到了柳亦辰的感情问题上,一直再问他有没有女朋友啊,需不需要给你介绍一个啊之类的问题。

    而且自己的父亲也加入了进来,说谁家谁家和你一样大的那个谁儿子都多大了,今年谁又结婚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该找个对象了。一时之间搞得柳亦辰也是头大的很,所以第二天一早柳亦辰和母亲说了一声开上车就去柳亦辰姐夫家了。

    柳亦辰姐夫家距离他家也不是很远,在另一个村子开车大概十几分钟就到了,柳亦辰把车挺好拿上东西来到门口敲了敲门,院子里面传来阵阵狗叫声,在狗叫声中夹杂着一句:“哪位,等等马上开门!”

    “姐夫,我是柳亦辰啊。”柳亦辰在门外边答了一声。“呵,是亦辰来了啊,啥时候回的家!哟呵,这车是你新买的?”周伟豪打开院门看到停着的车子惊诧道。

    “嗯,车子是我新买的,这次挣了些钱就买了辆车代步,回家自己开车也很方便。我外甥女也在家吧。”柳亦辰边走边问道一旁的周伟豪。“你外甥女和她妈妈出去玩了,估计一会应该就回来了。”两个人进到屋子里说了几句话就听到外边有小孩跑动的声音。

    柳亦辰起身去到院子里看到柳亦辰的姐姐带着自己的外甥女周天琪回来了。“姐,回来啦!”“亦辰舅舅,抱抱!”小天琪看到了柳亦辰,立刻撒开了攥着妈妈手指的小手儿,雀跃着跑了过来,张开自己那两条胖乎乎的胳膊,冲着柳亦辰撒娇道。

    “天琪,几个月没见又长大了,想舅舅了没啊!”柳亦辰笑着弯下腰抱起了天琪,小家伙的肤色莹白细腻,犹如白玉雕琢的小天使一般,让人爱不释手。

    “想了呀!”“哪里想了呀!”“这里想了。这里也想了。”小天琪先是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不过随即用她那胖乎乎的小手儿捂住了嘴巴,应该是察觉自己说漏了,羞涩的把头扎在了柳亦辰的肩膀上。

    “说露馅了吧,还指了指自己的小肚子,那分明就是惦记着你亦辰舅舅给你买的好吃的呢,是吧?”周伟豪在一旁打趣的说道。

    “好吃的有,好玩的也有都在屋里呢!舅舅这就带你去吃好吃的!”柳亦辰抱着天琪进到了屋子里,看到屋子里的吃的和好玩的小天琪就顾不得他这个舅舅了。

    “对了姐夫,今年这藏獒市场怎么样,咱家的藏獒预定的多吗?”柳亦辰坐到椅子上向周伟豪打听道。

    “今年这藏獒市场还算可以,不过这值钱的还是血统好的。咱家的这些藏獒虽然说比上不足但是比下有余,如果能遇到一只纯种藏獒,那就是活招牌啊!不过现在这纯种藏獒也只能在青藏高原找得到了。”周伟豪有些颇有无奈的答道。

    “是啊,纯种藏獒可遇而不可求,不过要是去青藏高原的话还是等有时间再说吧,到时候需要帮忙的话就说一声。”柳亦辰又和周伟豪聊了一些生活中的琐事中午在这里吃完饭后就告别了他们。

    一连两天,柳亦辰都是在酒桌上度过的。和几个朋友趁着这次放假的机会在一起聚了聚,然后自己在家里又没什么事情做了。不过他从朋友那里听说县城里也建了一个古玩城,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里面东西还不错,这也引起了柳亦辰的兴趣想去那里一探究竟,说走就走柳亦辰拿了两万块钱开了车直奔古玩城。

    来到了古玩城,古玩城一楼大厅里面光瓷器卖家就有几十个。墙边、柜台里摆放的都是各种瓷器,然后就是无数的青铜器,古钱书本更是一大堆。柳亦辰沿着大厅的摊位一个一个的走过去,眼前的东西是不少,可真东西没几个,有的也是不值钱的,想在这里面淘出宝贝来拿是相当的不容易,对眼力的要求是相当的高。

    逛了大厅的两条小道后,柳亦辰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想在一楼淘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应该是没可能了,还是去二楼的店铺中去看看吧,二楼不是像一楼那样的地摊,二楼是分着开的门面,看起来很规矩。

    当柳亦辰还没有去到二楼在拐角处的一个地摊上发现了一个好玩的东西,这是一件铜铸的大肚弥勒佛像,弥勒佛是释迦牟尼佛的大弟子,有两种身份,即现在为菩萨,未来将接替释迦牟尼佛的佛位,为未来佛。其形象有多种,但常见为他的化身――五代奉化僧人契此(俗称布袋和尚)形象。此像即为弥勒佛化身形象。弥勒游戏坐姿,满脸堆笑,身披袈裟,袒露胸腹,右手持念珠,左手按在一只老虎头上,雕铸精美,形象生动。

    一般这种佛像就是弥勒佛一人像,不过这尊佛像它的左右各有一胁侍坐像,左胁侍头缠巾,身着交领长袍,右手置头右侧,呈思维状,为思维弥勒;右胁侍坐在老虎身上,头梳两个朝天髻,右手持经卷,是羯磨札拉居士。这尊造像形象生动活泼,题材少见引起了柳亦辰的兴趣。

    柳亦辰走到摊位前习惯性的观察完东西后又使用异能来佐证自己的判断是否正确,不过在他使用完异能之后结果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这尊佛像上出现的光芒有两种,一种是外面这尊佛像本身发出的黄色光芒,另一种是来自佛像的内部,里面发出浅黄色的光芒。

    按照柳亦辰这段时间对异能的使用也发现了一些规律,发出黄色光芒证明这尊佛像是明朝时期的,那里面的浅黄色光芒说明佛像里面的东西是清朝时期的。那就说明这里面的东西应该要比外边的东西珍贵,所以不惜毁坏这件明朝的佛像来保护里面的东西。

    柳亦辰抑制住内心的那种激动感,面不改色的向老板询问着价钱:“老板,这尊佛像多少钱?”柳亦辰用手指了指这尊大肚弥勒佛像。

    “小兄弟眼力不错,这可是明朝时期的佛像,而且这种造型可不多见,老弟想要的话两万就行了。”那位摊主笑着对柳亦辰说道,其实摊主也不知道这尊佛像具体是什么时期的,就是想为了唬住一些个不懂行的新手。看着柳亦辰年纪也不大,怎么看都像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不像是古玩行里的人,不过这尊佛像的时期倒是让他蒙对了。

    “两万,老板你抢钱呐,这尊佛像造型不多见不过也没有你说的这么好,你看看上面的这些瑕疵,五千,行我就请回去,要是不行我也只能说和这尊佛像无缘了。”柳亦辰指了指这尊佛像上面几处有瑕疵的地方还价道。

    “小兄弟你这还的也太狠了,你要是真想请回家的话,六千您拿走,这个价不能再低了!”摊主苦笑着摊了摊手说道。

    “六千就六千吧,我要了,老板把东西给我包起来吧!”这个价格倒也合适,柳亦辰也不想在这里耗太长的时间,所以把钱给了摊主之后拿上佛像就去到二楼了。

    去到二楼柳亦辰又逛了几家店铺,不过这店铺里面的东西让柳亦辰真的有点失望。这哪里是古玩店啊,整个一工艺品店铺。也就所谓的镇店之宝能看看,也只限于能看看,买就算了因为这价格是高的离谱,逛了几家之后拿着佛像的柳亦辰也有些累了,找了一个卖冷饮的地方坐下来休息。

    柳亦辰喝了一口冷饮,身体上的燥热感也有所减缓,眼睛却在看着这周围来来往往的行人,猛地在一家店铺的门口发现了一位熟人,柳亦辰疾步上前拍到那人的肩膀叫到:“三刀哥?”

    那人转过头发现是柳亦辰也是很吃惊:“柳亦辰,是你小子,高中的时候就叫我三刀哥,还没叫够和你说了多少遍了叫我唯一哥要么就叫我的名字Only欧恩刕!”

    欧恩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以前上学时候的死党,他们是从高中一直到大学都是同学,而且大学还是同一个宿舍。“你怎么在这里?”柳亦辰惊喜的看着眼前的这位老同学死党,大学的时候他们宿舍一共六个人,欧恩刕的年纪最大排行老大,因为他名字的缘故最喜欢人们叫他唯一哥或者是他的英文名字Only,而柳亦辰是宿舍中年纪最小的,在学校里欧恩刕没少照顾这个死党。

    “你能来这里我就不能来了吗?来这里当然是买东西的,看样子你有收获了?”欧恩刕瞥了一眼柳亦辰手里拿着的东西说道。“嗯嗯,刚买下了的还热乎着呢,你想买些什么类型的东西,要不咱们一起去看看。我现在正在古玩店里学古玩鉴定没准还能帮到你呢!”柳亦辰和欧恩刕开玩笑的说道。

    “真没想到你还喜欢古玩这行,行啊,今天算是走运了找了一个免费的掌眼师父,那咱一起逛逛吧!”说话间两人又继续在二楼的店铺中逛了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