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宝鉴 >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九章 破肚中堂

第一卷 福祸●因_第十九章 破肚中堂

两个人说着话,聊着这段时间两个人的生活状况。听到柳亦辰讲完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后,欧恩刕对他是羡慕不已,这才是他想象中的生活啊。不过可惜的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只能听从家里的安排,这也是他很无奈的事情,大家族出身的他多多少少都会面临这样的问题。

    哥俩溜溜达达在这古玩城的二楼逛着,柳亦辰也是为了锻炼自己异能使用的时间。看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就停下来问一问,看一看。把他从孔叔那学到的东西用来试着分析和鉴定这些古玩。“我说唯一哥,有什么目标没有,咱俩也不能就这么瞎转悠啊!”

    “刚才路过那几家店里的东西连我这外行人都能看出来真假,咱还是往前走走吧!我倒没有什么具体的目标,倒是多留意下古铜器和瓷器吧!有你这位鉴定师在我也不怕打了眼!”欧恩刕拿起手中的饮料喝了一口然后回答道。

    两个人又往前面走了一段来到一家店铺门前,店里面的顾客不是很多,就那么两三个人,店里面有个四十多岁的人正在看店,见柳亦辰和欧恩刕进来立即站了起来。

    柳亦辰四处扫了一眼,柜台上摆的一些瓷器陶俑什么的,有一半柳亦辰现在都能看出是假的来,瓷器的纹饰都是机器做上去的颜色,和真正手工绘制烧出来的瓷器有着本质的区别。

    “两位,想看点什么?”店主笑呵呵的迎了出来,并且还倒了两杯茶。这些古玩行里的人,就是要眼力好,不仅会看东西,还会看人,看到欧恩刕身上的穿着和柳亦辰身上那种成熟稳重的气质后,店主立即走过来招待起了两人。

    “有什么好的东西没有,这样的东西就不用拿出来了。”柳亦辰用手指了指门口摆放的那些个工艺品微笑着说道。

    店主听完这话对着柳亦辰伸了伸大拇指笑道:“没看出来啊,小兄弟这么年轻居然是为行家,好东西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您想看哪一类的古玩?”

    “古铜器和瓷器吧,如果有好的古玉的话也拿过来看看吧!”前面说的两类是给欧恩刕看的,柳亦辰本身还是喜欢玉器类的东西,和那块消失的玉佩应该有很大的关系。

    “您稍等,我去后面看看!”说完店主走进了里面的一个屋子,不一会就拿出来一个小箱子,打开箱子的那一刻柳亦辰被箱子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这是一只三足宣德炉,保存很完整的宣德炉,质地是淡明黄铜,比一般的铜色淡而且亮了不少。炉身表面可以看出有过镏金,柳亦辰询问过店主之后小心的把炉子拿在手里,宣德炉入手柔腻可掐,手感缀重。

    宣德炉,是由明宣宗朱瞻基在大明宣德三年参与设计监造的铜香炉,简称“宣炉”。它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风磨铜铸成的铜器。为了制作出精品的铜炉,在朱瞻基的亲自督促下,整个制作过程,包括炼铜、造型必须自《宣和博古图》《考古图》等典籍及内府密藏的数百件宋元名窑中。精选出符合适用对象、款制大雅的形制,将之绘成图样,再呈给其亲览,并说明图款的来源和典故的出处,经过筛选确定后,再铸成实物样品让其过目,满意后方准开铸。

    大明宣德炉的基本形制是敞口、方唇或圆唇,颈矮而细,扁鼓腹,三钝锥形实足或分裆空足,口沿上置桥形耳或了形耳或兽形耳,铭文年款多于炉外底,与宣德瓷器款近似。除铜之外,还有金、银等贵重材料加入,所以炉质特别细腻,呈暗紫色或黑褐色。一般炉料要经四炼,而宣德炉要经十二炼,因此炉质会更加纯细,如婴儿肤。鎏金或嵌金片的宣德炉金光闪闪,能够给人—种不同凡器的感觉。

    这件宣德炉铜材精良,器形庄重,包浆如霞。炉为青铜簋式,肩置双耳,底有“松月侣”三字篆书款。柳亦辰使用异能鉴定的结果这件宣德炉是真的,不过不到代,是清早期的私款宣德炉,等一会看老板给出个什么价位吧。反正这件宣德炉是给欧恩刕选的,东西还不错要是价格合适的话就买下来。

    “老板,这件宣德炉多少钱?”柳亦辰心里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问了一句。

    “您是个行家,我给您出个实在价,三十万,您别嫌贵这可是我的镇店之宝,要不是看到您二位懂行的来了,我还真舍不得拿出来呢。”店主一句一个您懂行,您是行家,其实是故意麻痹柳亦辰的,这种事在古玩界非常的常见,卖家总喜欢先夸买家,甚至把买家吹嘘成专家也不为过。不过这次很可惜,让店主遇到了柳亦辰。

    柳亦辰也没有多说什么还价道:“老板您不会拿它当本朝的宣德炉卖呢吧,这件宣德炉我给你出五万块,你看怎么样?”

    “什么,五万块?小兄弟哪有你这样还价的啊,你真要想买的话也得拿出点诚意来吧。人家是拦腰砍一刀,你这直接砍到脚脖子上了,十五万!”店主心里也有点虚,他第一次报的价格的确是有点高,蒙蒙外行人还行,不过遇到正经行家那就不管用了,所以又报了一个价格。

    “十五万还是有点高,我再给你加一点六万,行就行了,不行我们就在看看别的东西!”柳亦辰不慌不忙的和店主讨价还价,有时和一旁的欧恩刕在商讨着什么。

    “八万,这是最低价了!”店主也有些无奈,店铺开了好长时间了这东西没卖出去多少呢,古玩行里有句话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这要在不开张的话房租就快交不起了,这件宣德炉是他掏老宅子的时候买下来的,也没花多少钱,八万块钱还能赚上不少。

    “我还是那个价六万,老板你也清楚这就是件清早期的私款宣德炉,这个价钱应该就是市场价了,也别嫌我太啰嗦,要是遇到个老玩家估计比我给出的价还少呢,行呢咱就交钱我还想看看其他的东西呢。”

    “得,就按小兄弟说的吧!最好是现金交易可以吗?”店主看了眼柳亦辰后说道。

    “现金就现金吧,唯一哥你去和店主交钱吧,我再看看其他的东西。”柳亦辰事先问过欧恩刕身上带现金了没有,得知他这次带了整整十万块的时候就选择的直接现金交易。

    在欧恩刕在去和店主交易的时候,柳亦辰又看了看店主拿来的一块古玉。这古玉看着不错,不过不过却是俄罗斯玉,品质很一般。而且又被人为的进行了造假,包浆和泌色都造假上去的,这件古玉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近几年收藏是一年比一年火爆,老祖宗留下的好东西又不多,想捡漏哪有那么容易,想在这古玩店捡漏就更难,不上当就已经不错了。想到这些柳亦辰也就释然了,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一会还是先去和欧恩刕吃饭吧。

    不一会儿欧恩刕就和店主回来了,欧恩刕拿上宣德炉就和店主告别然后和柳亦辰一起去吃饭了。“今天还真是谢谢你了,把这件宣德炉让给我了,这件宣德炉看起来很不错。”饭桌上欧恩刕对柳亦辰感谢道。

    “谢什么,能帮你买件中意的东西我也很开心,再者说我也没有空手而归啊,这不是还有这件佛像。”柳亦辰把佛像拿出来让欧恩刕观赏起来,两个人今天都算是尽兴而归。吃完饭两人约定好有时间在一起聚聚就各回各家了,柳亦辰心里还在想这件佛像中到底藏着一件什么样的东西,所以赶紧开车回到了家中。

    回到家中的柳亦辰就想用什么办法来破开这件佛像把东西拿出来,仔细研究了这件佛像之后发现佛像肚子的周围有一圈连接的痕迹,不过被生出的铜锈掩盖住了。柳亦辰随即就去拿了把水果刀一点一点的把铜锈去除掉,然后用刀子沿着缝隙慢慢的划开。

    当初作掩饰的这个人倒也是厉害,居然过了这么多年这件佛像的肚子还完好如初的连结在上面。柳亦辰也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佛像的肚子破开了,中间换了几把刀子,弄得柳亦辰现在是满头大汗。

    眼看着就能看到肚子中的宝贝了,柳亦辰心跳开始加速,小心翼翼的把佛像的肚子揭开,佛像的里面充满了棉絮,棉絮的中间有一个盒子,柳亦辰把盒子拿出来打开,里面是用绸制品包着的一个杯子,这件杯子是由白玉做成,长为6公分,宽为4公分,高为3公分,属长方形,四角各有双龙戏珠,把手也是一条龙,共有九条龙。

    柳亦辰看完不由的深吸一口气,这难不成就是传说中杨香武三盗九龙杯的那件九龙玉杯?柳亦辰有点不可置信的看着手中拿着的杯子,他现在已经沉浸到这种突如其来的喜悦当中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