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邪王嗜宠:穿越后王妃五毒俱全 > 第十九章 男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力

第十九章 男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力

    吃饱喝足,蓝桉正欲回将军府,却听到了一道不太和谐的声音。

    “放肆,整个东陵,有什么是本公主去不得的地方吗?”

    “你不过一个区区酒楼伙计而已,居然也敢拦我,脑袋不想要了吗?”

    蓝桉大概从脑子里搜寻了下,东陵确实是有一位公主,慕容晴雨。

    东陵的皇帝生了一大堆的儿子,独独就这一个闺女,宝贝的很。

    虽说不至于把皇位传给她,但说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还是不夸张的,甚至太子慕容怀也要讨好她这个妹妹,其他有夺嫡之心的皇子更不用说,要星星要月亮也得给她摘下来。

    久而久之,这个慕容晴雨就越来越嚣张跋扈。

    “公主殿下,实在是抱歉,我们醉仙楼的规矩就是如此,天字一号房已经有其他贵客了。”

    陈羽语气恭敬,但并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不禁让蓝桉侧目。

    不过她同时皱了皱眉。

    呦呵,感情这是看上她的房间了?

    也是,天字一号房嘛,向来是留给最尊贵的客人的,她堂堂公主殿下对这等地方向来是势在必得的吧?

    这还真是有趣,印象中,这个慕容晴雨好像也没少给她使绊子,当初慕容怀上将军府退婚,她一番言语侮辱原主不说,那两个大耳刮子抽在脸上那叫一个疼。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有门你居然也进。

    此仇不报,她缺心眼儿!

    蓝桉推门。

    楼下的人正议论纷纷,什么“醉仙楼摊上事了”诸如此类。

    一见开门的是蓝桉,顿时都来了兴趣。

    慕容晴雨向蓝桉看去,只见这女子一身红衣,霸气妖娆,面纱遮容惹人注目。

    纵使没有开口说话,也给人一种从容不迫俯瞰众人的感觉。

    慕容晴雨不禁心生妒忌。

    “放肆,见了本公主竟然还不下跪?”一声呵斥。

    面纱下的蓝桉嘴角轻勾,道:“公主?”

    “恕小女子见识浅薄。”

    “我还没见哪个公主会当众尿裤子。”

    说罢,蓝桉捂嘴轻笑出声。

    慕容晴雨疑惑。

    “你说什么,什么尿裤子?!”

    “公主自己看呗。”

    慕容晴雨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她低头看去,湿漉漉的液体从身下滴到地上,裙摆上看不出,但是那滴在地上的液体和水滴的声音,让人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慕容晴雨脸瞬间爆红。

    楼下的人纷纷捂嘴,生怕自己笑出声,不过还是有部分人没忍住笑了出来,让慕容晴雨本就气愤的心又铺上一层怒火。

    “你!你使了什么妖术!居然敢暗算本公主?!”

    “公主可莫要冤枉在下,我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做,大家可都是看的清清楚楚。”

    “你给本公主等着!”说罢,拉着贴身宫女匆匆离去。

    热闹散去,陈羽无奈又好奇地看着蓝桉。

    “姑娘,你这又是何必,我有办法赶走她的。”

    陈羽用的都是“赶走”两个字,可想而知他也很讨厌这个公主。

    蓝桉耸耸肩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她自己水喝多了。”

    而后朝楼下走去。

    承认是不可能承认的,但事情确实是她做的。

    距离慕容晴雨近一点,将某种无色无味的毒下到空气里,随随便便来个大小便失禁什么的,不是有手就行?

    蓝桉从三楼走到一楼,不少人的目光定格在她的身上,似乎要把她看出个窟窿来。

    她踏出醉仙楼的大门,回头看着这酒楼的牌匾,内心油然而生一种自豪感。

    拿下醉仙楼,她在京城站稳脚跟就多了一个筹码。

    她并没有就这样回将军府,而是去了几家医馆。

    看了看这几家医馆的规模和经营方式,她心里大概有了数。

    想起还在将军府的小月,她随手买了些点心就准备回去。

    走着走着就发觉不对劲,她被人盯上了,还不止一个。

    蓝桉了然一笑。

    身后这群人并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她也不着急,带着这群人七拐八拐。

    走过了大爷家的白菜地,也悄悄摘了大妈家的大西瓜。

    路过商贩家的茅房就偷偷方便了一下,而后趁人不注意顺走了小酒馆的酒用来洗手。

    身后跟着蓝桉的那群人都惊呆了。

    他们跟着的到底是个什么人啊?

    放着堂堂正正的阳光大道不走,非得走那些偏僻的鸡脚旮瘩的小路。

    偷摘人家西瓜就算了,居然还能徒手把西瓜给劈成两半。

    而后又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勺子,一口一口挖着吃。

    吃完就上茅房,还偷偷跑别人家的茅房。

    她就不怕里面有人吗?!

    一瞬间,来追踪的人纷纷对视一眼,眼底是大写的不解和惊讶。

    正在他们内心抓狂之际,前方的蓝桉唱起了歌。

    “大河向东流啊~”

    救命!

    “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

    他们要疯了啊!

    这辈子是倒了什么血霉居然被派过来执行这任务,他们不干了行不行!

    蓝桉唱歌没别的特色,就一点,跑调。

    上辈子,这辈子,她在音乐上的造诣已经到达极限了,五音不全不是她的错。

    一番开嗓险些把他们唱的魂归西天,再忍忍,再忍忍,查清这妞的来头再动手。

    走了这么久,想必前方不远处就是她家吧?

    “啊,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啊。”

    不错?不错你个头!

    头顶上那大大的太阳你特么是看不见吗?

    这炙热的光洒在身上你不热吗?

    他们简直想现在就冲出去给蓝桉一顿揍。

    “哎,玩了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家了,还得走三个时辰。”

    蓝桉状似无奈。

    后面那群人徘徊在崩溃的边缘。

    什么?!

    还特么要三个时辰?

    感情你刚才转这么大一会儿不是往自己家走的,是出来玩的啊?

    你心咋这么大呢?

    “大哥,这小娘们是在耍我们吗?!”乙道。

    “不可能,咱们追踪术一流,这女人发现不了的,再等她三个时辰。”甲道。

    弟兄们按耐急躁的心,心道等就等,男人最不缺的就是耐力!

    “算了,家里太远了,就在这边歇上一天吧。”

    去你大爷的有耐力!

    “把她给我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