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凡世仙 > 第八章 修武,呼唤

第八章 修武,呼唤

第八章 修武,呼唤 (第1/2页)
  
  季尘回到客栈,有种浑身放松的感觉,就像是他在先生小院度过的第一个春天。
  
  摆弄着先生的花草,不必为生计发愁,常坐在院中感受着拂面的春风,看着树抽出绿芽,看着万物复苏,而他也是这万物中的一员。
  
  遇到陆轻舞在堂前和燕青云闲聊。
  
  “好啊。”
  
  打了个招呼,迈着步子,哼着先生常哼的小曲。以前他是从不屑于哼的,现在哼起来倒也挺美的。
  
  “你感不感觉他出去一趟,回来有些不一样了?”陆轻舞有些迟疑的看向燕青云。
  
  “好像是有点不一样了,怎么说呢,好像周身轻松了一些,要说之前还有点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今天倒是像普通乡间小子了。总之,应当不是坏事。”
  
  一夜无话,清晨,季尘、轻舞,青云,三人正吃着早点。
  
  “对了,季尘你昨天出去干嘛去了?”季尘嘴里才刚填进去一勺混沌,烫的直吸气,听见轻舞问他话只能仰着头,吸气斜眼盯着她。
  
  轻舞被他这幅样子逗得咯咯笑了起来,倒是把旁边青云看直了眼,季尘心里暗自鄙夷。
  
  “你怎么像是没吃过混沌一样?”
  
  季尘此时终于把混沌咽了下去。“没这么吃过。”
  
  “那你以前怎么吃的?”见轻舞还在追问,季尘继续吃,没搭理她。
  
  待到一碗混沌下肚,季尘才开口。“我昨天去赚钱去了。”
  
  “赚钱?你不会是出卖...”青云上下打量季尘,别说这貌若谪仙,又多了几分凡间烟火,应该挺受富婆喜欢的。
  
  随着燕青云眼神渐渐怪异起来,还悄悄的往后挪。陆轻舞也像是想到了什么,那俏脸也是别过头去,一脸嫌弃。“喂,你们想什么呢?我是去买字画!不是去卖身!”
  
  “是,是,你是去卖字画!”燕青云拍着季尘的肩膀,一脸我都懂的样子。
  
  几人拌了一会嘴,燕青云语气有些低沉道“要出发了,待会便走。”
  
  “这么着急?”
  
  “嗯。”他看了眼轻舞,见她眼里有着期待,不由自主的说道。
  
  “一起吧,还可以同路。”
  
  “好兄弟,就知道你不舍得我们。”燕青云拍了下季尘的膀子,高兴的大声道。
  
  “谁不舍得你们啊,别瞎说昂,我只是顺路。”
  
  “嘿嘿,是,是。顺路顺路。”
  
  有些人,相识半世却依旧是忽远忽近,而有些人第一眼望见便知是今后的知己,无关乎时间的长短,只是缘分。
  
  路上季尘、轻舞、青云三人坐在马车上。“燕大哥,我想修武!”
  
  “嗯...嗯!”燕青云犯着春困的双眼一下子睁的圆瞪。打着瞌睡的脑袋也是不歪了。有些严肃的看向季尘。
  
  “季尘,你真的要修武?你要知道修武可非一朝一夕,如果决定了要修武,就必须吃尽苦头,那可跟你们文人什么头悬梁,锥刺股不一样,流血流汗都是常事,你可想好了。”
  
  他眸间闪过一抹坚毅,不能修道那便修武,什么苦他不曾吃过?还怕这一点不成?
  
  “想好了,我虽对修行没什么执念,但是我还是很向往那片不一样的世界的。所以,我不会后悔,或者说我以后真的后悔了,不炼了便是,权当强身健体了。”
  
  燕青云迟疑一下,也就没再劝阻。就像他说的,后悔了不练就是。
  
  “也罢,可惜了,你若能修道,那是天生的儒道天骄,再加入止戈院那必然...”
  
  青云说着便没了声音,是被轻舞眼神制止住的,而他也反应了过来,连忙看季尘脸色,见他脸色没有变化才松了口气。
  
  “怪我,不提这个,我跟你说,修武还得我教你,老师常夸我是天生修武的料子,而轻舞修武只比我晚上两年却还未达沸血,我已是炼体,厉害吧。”
  
  “厉害厉害,也不知是谁,天天打架,武道进步不快才怪呢。”轻舞见青云竟拿她来做反面例子,嗔怒反击道。
  
  “那不是有人欺负你吗?”听到这话,轻舞脸色顿时柔和了下来,不再说话。
  
  “季尘,我这里有一本武道功法,不算高深还算难得,炼到熬骨境还是可以的,而当今大夏武道凋零,最高深的功法也只能炼到焚脏境,我是没有那个能力弄一本来的,所以你先炼这功法吧。”
  
  “谢谢青云哥,这功法已经够用了,不过你直接将这功法给了我怎么行,这功法岂不是很珍贵吗?”
  
  “哈哈哈,其实可以修到炼体境,焚脏境的功法并不少。
  
  因此当不得珍贵。千年前道祖出世后,焚毁武道功法是各大势力联手所为,他们都是眼界奇高之辈,四层以下的功法他们几乎看不上眼,因此得以大量保存。”
  
  “道祖?”
  
  这已是季尘第二次听到道祖的名字,他有些好奇。而青云有些哑然,他知道的其实也不多。刚刚纯属是想小小吹个牛而已,哪里想得到季尘对此这么感兴趣。
  
  轻舞一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答不上来,白了他一眼,开口道。“我来说吧,让你平时不好好听老师讲学,现在丢人了吧?”
  
  “嘿嘿,不是还有你吗?”轻舞白着美眸瞥了一眼正尴尬挠头的燕青云,回答了之前的问题
  
  “道祖是千年前的人物,其出现的时代,国家都还未曾有着明确的意义,各个地域的人们多以信仰来划分。
  
  就如当世天竺佛国,西方神教,哪怕已是国家,但却是教众把持,皇权完全服务于神权。
  
  在哪个年代,只有中原是一片没有信仰的沃土,不论佛国还是神教,又或是当是还未灭的永夜教。
  
  都想把信仰的种子播到中原,然而想要播种信仰,最简单最快的方式便是征服。
  
  而当时的中原处于分王割据的状态,各王之间皆有私心,因此难以抵挡他们的入侵,以至民不聊生。而当时的大夏太祖,乃一届布衣,虽有鸿鹄之志,心系天下,可仍无逆局之力。
  
  然而在这危难之际,道祖选择了太祖,赐予其三枚元丹,并传授了道祖的本领,也就是当世道修的由来。
  
  自那之后太祖征战各方,先是统一了中原,又北拒蛮夷,西平神教,再定佛国,奠定了大夏千年的无敌。
  
  而道祖在大夏建立之后便创立了道门,收了七位第子,而七位第子其中三位又分别创立了儒门,剑道与符道。
  
  所以说,道祖乃是万道之首。
  
  不过,在当时建立道门收完第子之后,便再也未曾出现过了,所以他更趋近于传说。
  
  至于焚毁武学,则是与道祖没什么关系,武道传自佛国,你们已是知道,而当时大夏奉道祖为神明,因此儒、剑两门宣扬“非祖之道,皆为异端,这才焚毁天下武学。”
  
  季尘与青云皆是听的心驰神往,都是想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道祖。不过,这是只能幻想。其实季尘心里还是有一些疑惑,道祖为什么帮助太祖,为了苍生?
  
  也许吧,谁知道呢。不过,自此队伍里却是多了一个练武的少年。
  
  季尘待在队伍里的时间久了,众人与他也都熟络了起来。说话也都是不坐避讳。
  
  “你个书生练什么武啊,读读书,写写字多好啊?非要搞得累得半死干嘛?”开口的是王叔。
  
  “嘿嘿,王叔说的是,这不是都练了吗?总不能练个半吊子不是?”
  
  “哎,算了,随你去吧,再练一会就歇歇吧,可别再练的让人背着赶路了。”
  
  “知道了王叔。”他知道王叔是好心,所以也就应下了。
  
  王叔是护卫里年级最大的,而年纪大了就爱唠叨,可天天就讲那来回几件事,谁不烦?因此平日里,他一但开口旁人就忙是躲得远远的。
  
  所以就爱找季尘聊天。而季尘也许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不管别人讲的是什么,有多无聊,他总能听得下去,因此,两人最是熟落。
  
  燕青云走了过来,看着满头大汗在那喝水的季尘说道。“小子可以啊,虽然比我还差上一些,但有我的风范,想不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修仙有提示语 网游之幻世纪 我的女帝师尊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欲倾灭神 临高启明 阿鼻地狱之魔鬼爱丽丝 天古元尊 快穿之女配一拳一个渣渣 我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