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凡世仙 > 第二十章 剑者的剑

第二十章 剑者的剑

第二十章 剑者的剑 (第1/2页)
  
  大夏的山河,还是那般波澜壮阔。
  
  初是西凉荒古般的苍凉壮阔,无际黄土托浮起天蓝,块块白云恰到好处的装饰,组成了这幅孤烟之景。
  
  再是云州地势的逶迤,千崎之间,岖道纵横,那一处处褶皱似是大地于人间所留创伤,苍毅虬结。
  
  凉州处大夏最西,入京还需再过两州。分别是云州和泉州。而他与林龙凤已过凉州,正行于那千秋万壑之间。时间也已过了将近一月。
  
  他俩算是不慢了,林龙凤,换了都有五匹马了。倒不是说他虐待了自家坐骑,实在是山路太过崎岖,能侥幸不死不伤,也走不了多长时间。
  
  季尘则是一直稳坐在白鹿身上,不管山路如何都是没有大碍。这也惹得林龙凤眼热,老想换过来骑。不过在被白鹿顶过几次后,便老实了。
  
  两人顶着风沙,行着险道。满天的沙土,为白鹿附上了一层微黄。身子一抖黄土散开,便又是雪白。
  
  季尘坐在她背上,用围巾裹住了口鼻,睫毛眉毛上却已濛濛的泛黄。
  
  而林龙凤,也是这般,不过不同的是,他坐下棕马此刻有些病恹恹的,而他也是强提着个神,生怕一个不小心跌了下来。
  
  “季尘,你说咱还有多久走出这云州?”他语气郁闷到,神色抱怨。
  
  季尘抬头看了看无尽的戈壁,纵横的沟壑,有些不确定道。“我们十多天少进了这云州,虽然路是难走了些,不过还算不慢,应该再有个十来天就差不多了。”
  
  一听还有十来天,他脸色瞬间垮了下来,可嘴里游进了些沙子只得。“呸呸”几声。
  
  看季尘依旧坐在白鹿身上,悠哉悠哉,没点迫切劲,他有些羡慕也有些抱怨道。
  
  “季尘,你这是什么鹿啊?脚力比马还好不说,怎么这耐旱耐饿的本事,骆驼都比不上?”
  
  “秘密!”季尘可不会告诉他这白鹿可是夫诸所化,骑着灾兽有些惊世骇俗了点。
  
  “驾驾驾,呜嗷,呜嗷...”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随后又是一阵马蹄声。两人都是警惕,因进云州时,便有长者提醒他们。
  
  这云州近来马匪猖獗,要小心些。不过两人都是只是谢过,没太在意。他们都有修为傍身,想来马匪应当也不会有多高实力。
  
  且这十多天也没遇到,所以两人都是忘了这茬,可现在倒是遇到了。
  
  茫茫黄沙被风一瓣瓣剥了开来,人影渐渐显出身形。
  
  一群衣着杂乱身骑高马,手里拿着明晃晃的大刀,不住的舞着,嘴里还乱喊着,向这边冲过来。
  
  “吁...”一群十几个人将季尘两人围了起来,都是模样凶狠。
  
  为首一人光头立眉,戴着面巾,看不见脸,不过眼角一道伤疤配着一双鹰目倒是有些杀人如麻的味道。
  
  “啐,他奶奶的,原以为是票肥羊,没想到是两个毛都没长齐的黄毛小子。小子,挺会玩啊,还骑着头白鹿,看来今晚要加餐了,断奶了没,就敢往这戈壁上走?”
  
  季尘还没说话,林龙凤就忍不住了,怒眉瞪眼的指着那人骂道。“你大爷我毛不比你多,就你那秃头百十里外都能闪瞎你爷爷的眼!”
  
  不得不说,林龙凤这嘴上的本事让季尘都有些惊讶。那为首马匪更是怒不可遏,大刀直指林龙凤。
  
  “草,我看你是找死!给老子把他砍成肉泥!”
  
  周围十几个人得了令,便要上前。
  
  “老子怕你们不成!”说着林龙凤抽出了腰间长剑。
  
  然而季尘目光一凝,遥看东面。只听“嗖”一声一抹剑光闪过,其中一人脖间鲜血喷涌。剩下所有人,这才看见东面一男一女,徐徐走来。
  
  为首那马匪,见自己一名手下被杀,脸上瞬间怒火中烧。可看见那长剑又自主飞回到那男子手中,脸色有些阴晴不定,不过还是强忍怒火抱拳道。
  
  “不知阁下何人,为何无故杀我兄弟?!”
  
  “当杀!”那男子面色冷酷,手持长剑入松而立。
  
  那马匪头子,听了他这话脸色胀红,心里暗骂。不过还是开口道。“阁下非要这般不留情面吗?!”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道剑气。那马匪头子一惊,身子一侧才堪堪躲了过去,险些摔下马来。他知道,恐是无法善了了,高喝一声“兄弟们!杀了他们!”自己也冲杀向那男子。
  
  一时间刀剑之音不绝,鲜血于这戈壁四撒开来。
  
  这些马匪,大多身上都傍了些武艺,只是境界不高,沸血境的都只有寥寥两三个人。
  
  林龙凤武道炼体,修道养玄,天赋决计不弱,说是天才也不为过。
  
  之前说参加剑庭大典是去看热闹,大底是自谦之语,若是这般还不得进剑庭,那其眼光未免太高了些吧?
  
  而季尘武道、修道境界都差他一境,可他剑道境界却已得剑,论起杀伐手段,还真不一定要比他弱。
  
  事实证明,剑道确实是攻伐第一。
  
  此刻于季尘身旁,已是躺了五六个人。且大多都不是缺胳膊,就是少腿,再被封喉,反正没个全活的。
  
  当最后一人也被林龙凤斩杀,可他看了看季尘身边,一地的残肢断臂。不由得咽了咽唾沫,声音有些诡异道。
  
  “尘哥,以后你的话,我是一句也不信了。就你这还书生?!有你这样的书生?!我可是上阵杀过敌的,都没你狠!以后我就叫你哥了,前面的事就忘了吧。”
  
  季尘耸了耸肩,他也没骗他呀,他就是一书生,只是耍了几月剑而已。
  
  其实季尘心里,还是有着戾气的,正如先生所言。
  
  那马匪头子此刻还在和那男子糜战,不过却是被压着打,身上都多了好几处伤口,汩汩往外冒着。
  
  看他武道境界倒也不弱,也有炼体境小成了。挥刀时还夹杂着元气,修道境界也有初探了。可还是被那人压着,剑式之间不得不退。
  
  其实他心里苦啊,本来就不想招惹这人,若是这人之前语气稍缓一些,他都会就坡下驴。可偏偏这人摆明了不想放过他,若是怂了,那还怎么带自己的弟兄,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硬上了。
  
  本想着凭借自己炼体境界,与对方周旋,等自己小弟,杀完了那两个毛头小子来帮自己。可谁能想到这人会是如此厉害。
  
  明明未修武道,可一剑之间,他都难以招架。养玄的境界,不是说都被同境武者压着打吗。何况自己也小有修道,虽然低了点,可也是初探了,。怎么到了自己这里就反了过来?
  
  唉,只希望自己小弟快些解决了,不然这人边上还有个女人,也不知实力,要是也和这人一样,自己决计是顶不住的。
  
  正想着,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身后刀剑之声怎么没了?
  
  回头看了一眼,这一下可是亡魂皆冒,自己小弟躺了满地,就没个全尸的!
  
  而那两人则站在那,对他指指点点,一脸看热闹的样子。
  
  “嚓”肩头又是一道伤口,血液飙射。可他却没了纠缠的心情,只想着赶紧远离这群人。
  
  按理来说,这些白脸公子哥,虽身上会有些修为,可都是温室花朵,禁不起摧残。
  
  自己之前也有遇到过,都是开头喊的响。什么“为民除害,替天行道。”最后还不是被这黄沙埋的结实,怎么今天这几人,处处不一样呢?
  
  其实也不怪他这般想,这些都是公子哥的通病,外强中干,金玉其外败絮其内。
  
  可在场几人呢?林龙凤虽身无军职,可借着他爹的身份也是上过战场的。
  
  季尘呢,经过生死,又是天赋异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修仙有提示语 网游之幻世纪 我的女帝师尊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欲倾灭神 临高启明 阿鼻地狱之魔鬼爱丽丝 天古元尊 快穿之女配一拳一个渣渣 我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