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凡世仙 > 第二十三章 他日长安聚

第二十三章 他日长安聚

第二十三章 他日长安聚 (第1/2页)
  
  众人都是冲杀而上,季尘与叶心婉攻向青衣男子,一者攻面门,一者攻身侧。而林龙凤和剑十三则是杀向了另一人,争斗瞬起。
  
  “叮”季尘长剑被那人屈指弹开,叶心婉的攻势也被侧身躲开。两人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凝重。一波试探,只知是深不可测。
  
  而十三他们,更是被其挥鞘荡开,后退好几步才止住身形。
  
  “我说了,知善而行,各位还有机会,还是自行退去吧,莫伤了自己。”听了这话,四人都是一笑,互视一眼皆是无半分畏惧。
  
  “唯行而已!”季尘再度纵剑而上,其他三人也是再度冲杀。
  
  “也罢,今日便让你们知难而退!”剑气汇聚,斩于其身前,而那修士也是拔出剑来,是一柄青锋短剑,比之长剑要短上一些,不过二尺锋刃。可那短剑,轻轻一挥,却让他们剑气溃散,消散于其身前三寸。
  
  季尘眉头微皱,冲至他身侧,长剑斜劈,斩向他肩头。青袍男子青锋回转,挡在肩头,季尘长剑虚晃无形,划向其胸前,剑光百转,似龙非风。
  
  青衣男子似是也没想到季尘剑式这般厉害,眉目微挑,撤剑回防。“叮”一声脆音,那男子却是面色稍变,愕然的看着季尘。
  
  “你得剑了?!”他此时竟是被击退半步,虽有大意之嫌,可境界摆在那。入念的修为,且来自大族,本就比之寻常修士强上一分,可此刻竟被一位武修一重,修道一重的稚子击退,当真是惊世骇俗。
  
  “得不得剑,又与你何干?”季尘持剑矗立,他早已不是那个。毫无自保之力的吴下阿蒙,只能向往着修行者的世界。
  
  而如今,他境界是低了些,可一身剑技也算拿的出手不是。
  
  听他承认,青衣男子面上本来算平静的脸色,也是多了几分凌厉,若是季尘天赋一般,拦了也就拦了。哪怕后续有些事端,只要不伤其性命,自己家族便可全然挡下。
  
  最多少占了点理,可这世道,不就是实力决定的吗?少占点便少占点,算不得大事。
  
  可此番拦下的,竟是一名得剑天骄,先不提他身后势力,便是剑庭,今后知道了怕也是难以处理,除非...今日便将这四人斩杀!
  
  想至此处,凌厉化为杀意,手中短剑也是紧握了几分。
  
  然而,就在这时,与他同来的另一名也发出一声惊呼。“你也得剑了!”
  
  听得此声,他连忙转头,便见剑十三与林龙凤被击,飞退出去,可他同伴袖口,竟是也划开一道口子。
  
  两人四目相对,皆是看见了双方眼中惊骇,随即却又都是双眼露出杀意。点了点头,像是心思达成了一致。
  
  剑十三此刻实力,其实要比之季尘还要强上一些。毕竟都是得剑,哪怕季尘剑境高上一些。可武、道两境的差距也是难以弥补。
  
  至于这两名修士心中所想,季尘大体有数,不过就是见他与十三惊才艳艳,起了杀意。不过,若是此关都过不去,那去京城有什么意义?
  
  不论是帮轻舞摆脱宿命,还是保护沁墨,若无实力,那便全然都是一纸空谈。
  
  见青衣男子此刻主动杀来,他哈哈一笑,也是主动欺身而上。
  
  兵刃相接,脆音不断,季尘主攻,叶心婉则是侧翼迂回。不过哪怕这般,也还是节节败退。季尘的每一剑都会被他轻松接下。可他的短剑划来,季尘却是要用十二分力气才能勉强接下。看那男子挥洒之间自有写意,应是还有余力。
  
  初时季尘还关注一下剑十三那边战局,可一寸短一寸险,算是让季尘深有体会。那青锋看似稍短,失了先机,可在那男子手中却是犹如青蛇,变幻莫测。
  
  不过也幸亏他有的只是剑招剑式,终归是差了意境。灵动之余,少了生气、神韵。不然若是也得了剑,怕季尘实难纠缠至今。
  
  不过由此也是可以看出,得剑不易。悟性、机缘、努力都需齐活,像季尘这般,全靠悟性顶上来的这世间着实不多。
  
  半刻之后,四人重聚,面上都是汗珠倒坠,呼吸急促,有些难以为继。他们也就是靠着全力之下,才勉强抵御,不然两名入念修士又不是纸糊的。
  
  而反观那两人,此刻虽气息也是有些凛乱,不过却是留有余力,杀心愈盛。
  
  如此年纪便走这等实力,若是为友自是欣喜,可此刻却是已经为敌,当斩草除根,永绝后患!
  
  于是趁着四人都是缓力,袭杀而来。
  
  此刻四人,见那二人杀来,都是对视一眼,皆看见了对方眼中决绝。他们终究还是有些高估了自己,老一辈还是有些手段的,可旁人都是欺负到了头上,焉有不战之理?他们...无惧!
  
  季尘与林龙凤合力挡下那青衣男子一剑,皆是倒飞出去,口中喷出鲜血。可那男子在季尘刚一落地之时,又是欺身而来,季尘无奈,立剑身前。
  
  “叮”长剑脱手而出,与季尘一同倒飞出去。
  
  “噗”鲜血喷洒在身旁长剑上。而另一边叶心婉与剑十三也好不了多少,都是口中溢血,半跪在地。
  
  “我早便说过,此刻退去,还有机会,可你们非要这般,那便休怪我等了。”那青衣男子,此刻不见了儒意,杀气凛然。
  
  “呵,这话倒是说的冠冕堂皇,咳咳...你们不还是在为自家晚辈清扫前路吗?估计你家晚辈也是无能之辈!难成大器!”季尘毫不留情的出言嘲讽道,这青衣男子明显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那人却是毫不在意,在那颇为自得的笑,此刻卸下伪装,却是比之那阴冷男子还要恶心!
  
  “背后实力,也是实力的一种,怎么用不得?”他持着短剑缓缓走来。
  
  “那你又是归属那方势力?”
  
  “呵呵,怎么,怕我等身后势力你惹不起?不过确实,我等身后势力灭了你等不过弹指!”季尘这话倒不是想搬出身后势力来保全性命,只是想吓一下他而已。
  
  “你觉得,我会相信吗?若是真有势力又怎会没有长辈护持?”那男子嘴上不信,可面上却颇有几分迟疑。
  
  “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没有长辈护持了?说不定此刻就在一旁,只是你没发现罢了。”他脚步一顿,面上有些狐疑,季尘口中所说还是有些可信的。他这般实力必然是有名师教导,只是不知究竟跟没跟来。
  
  不过他旋即一笑,若是跟来,这番情形恐怕早已现身,哪里还等到现在。于是他眸光一厉,便要斩杀这名妖孽。
  
  而季尘跟他说这么多,也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而已,拖到缓过气来。
  
  在青锋刺向季尘心口之时,季尘终于还是掀开了自己的底牌,背上裹住的黑剑已经持在手中。
  
  于虚空一划,道息所化剑气飙射而出,直射其胸膛。而那青衣男子,却是未曾想到会是这般,他留了心神在周围,防的是他的师长,却未能想到季尘竟有这般手段,只来的急收剑挡在胸前。
  
  剑气撞在他胸膛之上,血液飞射而出,后退不知多少步才止住了身形,可没等站稳,却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胸前青衣炸裂,一道血痕刻在其上,竟是已可以看见白骨。
  
  不过好在他惊慌之下,还是用元气护住了心脉,虽是重伤,可还不算垂死。
  
  季尘暗道可惜,偷袭还算成功,不过黑剑受损,道息弱了些。况且他也没敢多动用,不然经脉再度受损,可不是小事。所以没能杀掉他,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自己经脉还是是受到了冲击,已经有了些许破裂的痕迹,喉间也有些猩红之物,强压了下来。这也是他一直不曾动用黑剑的原因,他还是太弱,黑剑的道息他还难以承受。
  
  而林龙凤他们三人,此刻却是有些目瞪口呆,愕然愣住。他们实在是没想到,季尘还有这等底牌。不过,接下来又是轮到了季尘和林龙凤有些呆住。
  
  就在季尘还在犹豫,要不要再给那阴冷男子也来一剑,创造逃生机会的时候,剑十三却已经率先出手。
  
  只见他不知用了什么手段,此刻长剑白光四起,浩荡的气势自其上散发出来。
  
  “哗”白光自剑上随十三的剑气,飞射向那阴冷男子。
  
  那男子在感受到一股威胁时,便已微微回神。不过剑十三挑的时机确实不错,恰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修仙有提示语 网游之幻世纪 我的女帝师尊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欲倾灭神 临高启明 阿鼻地狱之魔鬼爱丽丝 天古元尊 快穿之女配一拳一个渣渣 我的人生模拟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