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怨珠愿 > 第十六章 虚惊一场

第十六章 虚惊一场

第十六章 虚惊一场 (第1/2页)
  
  澹台绮鸿烦闷地喝着茶,也不知王兄哪里的兴致办宴会,她最讨厌应付这些宴会,一想到一会要给各宫娘娘敬酒,还要说那些年年重复的喜话,顿时觉得麻烦无趣。
  
  王兄宫里添人,她要多敬几杯的,但她又怕没那个酒量,若是当众出丑丢了颜面便不好了,想着便多喝了几杯醒酒茶。
  
  虽然她多年来从未醉过酒,但也因此一直不知道自己的酒量底线在哪儿。
  
  澹台绮鸿拿起酒杯给澹台文矱与东宫雍容敬酒,顺便悄悄地瞟了一眼清朴,她正狠狠地瞪着自己,脖子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
  
  澹台绮鸿笑道:“王嫂手艺出色,得空要教我几招。”
  
  东宫雍容和悦道:“那本后便在此提点几句,利刃需薄而锋利,若是有喜欢的花样,可以先在纸上画下来,再依照描即可。”
  
  澹台绮鸿明事理地点点头,将目光转向澹台文矱,见他正淡淡地笑,如果他知道她们在讨论如何在人脖子上划一个美美的刀痕图案,还会不会笑得这般淡然。
  
  敬过酒后,澹台绮鸿坐到澹台霜颖旁边,正要加一块菜送进嘴里,却因澹台霜颖一句话,拿着筷子的手僵在半空硬是放不下来。
  
  澹台霜颖假装醉酒,迷糊道:“姑姑,你看这些舞姬一年不如一年,她们还不如……”
  
  澹台绮鸿连忙拿了一块糕点塞她嘴里,将她欲脱口而出的“我娘亲”阻在嘴里。
  
  耳朵尖的莺美人听到这话,将目光投向南宫湘,笑道:“妾身听闻,南宫妹妹的舞姿翩若惊鸿,举世无双,且那日在殿上都把王上的心给跳乱了。如若妹妹不介意,能否在这殿上让我们开开眼界?”
  
  澹台绮鸿皱了皱眉,饮下半杯茶,以她对莺美人的了解,莺美人是想让南宫湘先出一会儿出风头再让她出丑。
  
  她尝试向南宫湘使眼色,紧接着摇头。
  
  可南宫湘却不看她,而是把目光投向澹台文矱,见他点头,又转向莺美人道:“姐姐肯赏脸,妹妹自然推辞不得。”
  
  蠢啊!澹台绮鸿一头栽倒在臂弯,看在南宫伯伯的面子上,待会就见机行事吧。
  
  曲栩琢看她们表情各异,思索着她们想做什么,突然嘴边递了一块糕点,索性一口咬下半块。
  
  澹台傲劂拭去她嘴边的残渣,目光温柔如水,轻轻道:“听话,别管她们的闲事。”
  
  曲栩琢乖巧地点点头,伸手想去拿另一块之时,还是澹台傲劂先拿过递给了她。曲栩琢的脸一红,这种甜蜜喂点心的事倒也不稀奇,但这也只是他们的闺房之乐,这大庭广众之下她着实羞涩了些。
  
  南宫湘缓步走到殿上,换了水袖舞衣。抬袖掩面,将纱袖甩到后方,旋转的舞步宛若翩翩起舞的蝴蝶。
  
  莺美人在暗处扬起手指,轻点一下又快速收回。
  
  南宫湘忽地抽搐了一下,身体莫名其妙的痒让她的舞步渐渐僵硬。
  
  澹台霜颖知道是莺美人干的,本心下痛快,但面上仍装出一副焦急的样子,道:“娘亲这是怎么了?”
  
  澹台绮鸿蹙眉道:“她……好像很难受……”当然,她蹙眉不仅是因为南宫湘的怪异举动,还有澹台霜颖那焦急面孔上那隐隐扬起的嘴角。
  
  一边是自己养大的侄女,一边是恩人伯伯的“后代”,她怎么选?!
  
  曲栩琢瞪了瞪惊愕的双眼,在澹台傲劂的耳旁轻声说道:“傲劂,我三百岁那年躲在屏风后看见师父拿着无形蜈蚣捉弄过少熙太子。这南宫美人的反应与少熙的反应如出一辙,不过……”
  
  澹台傲劂也轻声问道:“不过你不确定那是不是无形蜈蚣,对吗?”其实那日他们是一起躲在门后,看到一向自大的少熙被师伯捉弄得跳脚求饶。只是那天离得太远,蜈蚣又是掩了形的,她自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无形蜈蚣。
  
  曲栩琢道:“我的确不太确定,不过听师父说这蜈蚣喜听曲儿,我若此刻弹奏一曲,无形蜈蚣会因贪曲儿爬到琴曲声源处显形。倘若这真的是无形蜈蚣,莺美人与神族定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澹台傲劂握住他的手,嘱咐道:“跟着这些乐师的音律,慢慢弹,我会帮你收场。”
  
  曲栩琢抬手按住骤然出现的寻凰,十指拨动琴弦。
  
  弄得她背后痒痒的东西在琴声的震慑下渐渐消失,南宫湘舒了一口气,感激地看向曲栩琢。
  
  曲栩琢应付地回应她一个笑,毕竟她不是打抱不平,有些承受不起她这感激的笑。
  
  莺美人意识到无形蜈蚣正向别的地方爬,再次抬手将其弹过去。
  
  曲栩琢双眸轻颤,蜈蚣在琴声的吸引下纷纷爬向她。澹台傲劂抬手以魔力将现了形的蜈蚣轰成粉末,一扬便散去。
  
  莺美人怨恨地看了一眼曲栩琢,坏她好事!
  
  舞终,南宫湘朝澹台文矱行了一礼,澹台文矱展开折扇,夸赞道:“湘儿的舞姿举世无双,无人能及!”
  
  东宫雍容也附和他道:“南宫妹妹的舞姿惊艳群芳,可与当年的妙舞夫人相较!”
  
  “妾身雕虫小技,怎能与妙舞娘娘相较。”南宫湘转而看向曲栩琢,眼中依然尽是感激,道:“栩琢神女的妙曲宛若日月之精华,妾身感激不尽!”
  
  曲栩琢低了头,被澹台傲劂握着的手已经出了汗,道:“娘娘客气了。”
  
  澹台绮鸿喝下半杯茶,她只是碰巧看到了寻凰旁显形的蜈蚣,碰巧看到澹台傲劂一道紫光磨碎了蜈蚣。她很明白这两人都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如今却不似往常,他们究竟发现了什么?
  
  南宫湘换回衣裳坐到澹台霜颖面前,见她气鼓鼓的样子,以为她在气莺美人捉弄自己,便安慰道:“放心吧,多亏了那位曲神女,娘亲已经无碍了。”
  
  澹台霜颖瞟了一眼同澹台傲劂说说笑笑的曲栩琢,又握住南宫湘的手,故作担忧道:“是无碍,但下次就未必了,娘亲务必要谨慎。”
  
  宴会结束后,澹台绮鸿本想探探他们的话,而南宫湘先她一步找到曲栩琢,感激道:“方才多亏有你,不然我就要在殿上出丑了。”
  
  曲栩琢笑道:“娘娘如今得王上宠爱,正是树大招风的时候。”
  
  南宫湘沉默片刻,叹道:“我被接到这里的时候,以为澹台氏会是另一个家,没想到需要活得这么小心翼翼。”
  
  澹台绮鸿走到两人面前,向曲栩琢使了个眼色,紧接着望着南宫湘行了一礼,道:“娘娘,我与曲神女有要事相商,能否将她借我片刻?”
  
  南宫湘本想请曲栩琢这个恩人去珍舞宫坐坐,不想她还有要事要忙,倒是她考虑不周,便道:“既然这样,神女便快些去吧,莫要因我耽误要事。”
  
  “是。”两人应下便离开了,澹台绮鸿往后瞟了几眼,见南宫湘的身影已经不在她们的视线,她清了清嗓子,喊道:“三哥,快出来吧。”
  
  曲栩琢左看看右瞧瞧也没见着澹台傲劂,还是澹台傲劂自己从假山后面跑过来,很显然他是一直跟着自己,她还未应话,他便握了她的手,急匆匆道:“跟我走。”
  
  曲栩琢疑惑道:“什么?不是有重要事情吗?”
  
  澹台傲劂拉着她离开:“我回去再跟你解释!”
  
  目送着他们离开,澹台绮鸿便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察觉到一种毒气缓缓袭来,忙掩住口鼻,唤出八凌镜,用魔力硬生生地将它抵了回去。
  
  澹台绮鸿收回八凌镜,细看原是澹台霜颖养的毒蝎小狠,小狠一看是澹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修仙有提示语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网游之幻世纪 我的女帝师尊 欲倾灭神 临高启明 阿鼻地狱之魔鬼爱丽丝 天古元尊 快穿之女配一拳一个渣渣 血之圣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