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负罪追踪 > 第33章

第33章

第33章 (第1/2页)
  
  付鸿光朝周围看了看,小心的趴在路稚瑶耳边说:“我看你是个懂点儿的,但,这生意上的道道,如果不是十成十的内行人,他根本就闹不明白,一句话说错,全盘就都崩啦。”
  
  他对着路稚瑶,有些发怯,“所以待会见了人,你可千万别开口,我会尽力搞定的,后面的是,一切都听我的指令,看我的眼色行事;您看行吗?”         路稚瑶皱着眉,但还是点点头。        他们穿过舞池,绕过好几个包间,然后到一个小过道里,付鸿光小心翼翼的继续往前走着,直到灯光都完全暗了下来。
  
  又往前几步,付鸿光才骤然停步,路稚瑶看了看,他们已经走出挺远了,前面是一个楼梯,应该是通向二楼的。
  
  楼梯旁边站着两个梳着大背头,带着墨镜,穿着黑西装的男人,这两个保镖似的男人,显然已经注意到路稚瑶他们了。         付鸿光低声和路稚瑶说道:“你先站着别动。我去和他们说下情况。”
  
  随即,他迎上前去,先是递了烟,然后,又嘀嘀咕咕说了不知道什么,大约两分钟后,付鸿光朝着路稚瑶挥了挥手,“来吧。”
  
  两个保镖看到路稚瑶,顿了顿,还是说道,“抱歉,小姐,我们需要搜身。”
  
  付鸿光一愣,他明显没想到,就连路稚瑶也要搜身,看着路稚瑶的脸色变了,付鸿光瞬间不淡定了,“怎么,我带的人,也得搜身?摸她,你们敢吗?”
  
  保镖脸上明显有难色,他们又看了看路稚瑶。
  
  路稚瑶的外套脱在了车里,现在只穿着一件裙子和短靴,看起来也不像是能藏东西的样子。
  
  最终,那保镖还是摆了摆手,“你们进去吧。”
  
  二楼的空间明显没有一楼那么大,楼梯口已经有人在等他们了——是个和楼下的保镖同样打扮的男人。
  
  保镖巴路稚瑶二人引到一个包厢里,“请您二位稍等片刻,我去请哲哥。”
  
  说罢,他便出去了。
  
  路稚瑶问付鸿光,“那个哲哥,就是这里管事儿的?”
  
  “对,他虽然不是这里的经理什么的,但他长期都在这里驻扎,肯定是和老板有什么关系,但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付鸿光回答道,似乎是怕路稚瑶不满意这个答案,他继续解释道,“你也知道,这一行,问得少,才能保命。”
  
  路稚瑶点点头,不再说话。        过了大约五分钟,包厢门被再次推开,  一个中年男人缓步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保镖。        路稚瑶看了付鸿光一眼,他极其轻微地点了点头。      付鸿光迅速起身,“哲哥,今天真是打扰了,没耽误您什么事儿吧?”
  
  “没有没有,怎么今天这么着急?”哲哥试探的问道,但眼神里对路稚瑶的打量丝毫不做演示。“这位是…..?”哲哥问付鸿光。
  
  不等付鸿光说话,路稚瑶开口了,“我是他的‘羊’,着了一次道儿,发现自己好像有点儿喜欢上那‘东西’了。”
  
  哲哥一听,愣了一下,随机哈哈大笑起来。
  
  “我说鸿光,你可真是有福气啊。”
  
  话都到这份儿上了,付鸿光之好点头,连连称,“是是是。”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路稚瑶听着,坐在那儿稳如泰山。
  
  “不知道哲哥,这里的新鲜货和外面的有什么大的区别?”路稚瑶适时的问了一句。
  
  哲哥闻言,坐到路稚瑶旁边,一脸神秘,“我们这货,可是从国外‘进口’的。那哪儿是普通的货能比的。”
  
  “哦?那您的门路还真挺宽。”路稚瑶笑笑。
  
  可惜,那哲哥却是半句也不再说关于这些货的来源相关的话题了。
  
  时间也差不多了,哲哥掏了掏自己衣服里面的口袋,然后摸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防水的透明袋。这个袋子看起来,和在王海洋家里找到的差不多。
  
  路稚瑶看着那袋子,扯开嘴角,“这就是那让我昏迷了五六个小时的东西?”
  
  付鸿光哂笑一声,“哲哥,还是老价钱?”
  
  没想到,哲哥却大方的一摆手,“我看这位姑娘有眼缘,这次,给你们打九折!”
  
  付鸿光面上一喜,赶快道谢,“谢谢哲哥。”说完,他又朝着哲哥眨了眨眼,似乎是在暗示什么。
  
  路稚瑶接过哲哥手里的东西,看了一眼付鸿光。
  
  付鸿光赶快收了眼神,“哲哥,老规矩,钱您让人来车库取。”
  
  哲哥点点头,又满眼贪恋的看了看路稚瑶,摆了摆手,“你们走吧。”
  
  两人这才离开。        出了门,路稚瑶二人重新回到一楼,她瞥了一眼付鸿光,“后面的事,不需要我再教你了吧?”付鸿光连着点点头,“明白,明白。您放心吧。”
  
  路稚瑶又看了他一眼,这才离开。
  
  她没有重新回医院,而是听话的回了家,把包挂好,然后拿出了那个透明袋子。
  
  路稚瑶坐在沙发上,盯着那个袋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很久,直到她的眼睛都有些发酸,她才拿起那个袋子。
  
  小心的打开封口,她用指尖捏起了一点,轻轻的揉搓着,还仔细的看了看。
  
  她皱起了眉,不太对。
  
  想了想,路稚瑶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
  
  【如果你今晚还回来的话,明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叫我,我这里有点东西。】
  
  任泊忻回复的很快。
  
  【好。回去的。】
  
  看来,是张玉芋那边进展的不太顺利,路稚瑶想。
  
  她把东西扔在玄关那里,起身去洗澡。
  
  夜里,她又做了那个梦,小小的她躲在柜子里,满心惊恐的看着外面的暴,乱。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路稚瑶就醒了过来,她疲惫的起身,准备洗漱之后去医院看看张玉芋的情况。
  
  刚简单的准备好了两份三明治和豆浆,任泊忻就按响了门铃。路稚瑶把那个透明的袋子装到包里,然后打开门。
  
  “走吧。”她把任泊忻的那份早餐递给她,然后两人一起下楼。
  
  “你昨晚说,要给我东西,什么?”任泊忻喝了口豆浆,打开车门,问道。
  
  路稚瑶坐上车,然后从包里拿出了那个半透明的袋子,“拿回去对比试试吧。”
  
  任泊忻一眼就看出来了,那里面装的是什么,他的语气有些严肃,“瑶瑶,你哪儿来的?”
  
  路稚瑶看着自己手里的早餐,“一定要知道吗?”
  
  任泊忻皱了皱眉,“最好是吧。”
  
  “好吧。”路稚瑶抬头,“皇后酒吧。”
  
  任泊忻的脸色明显变得难看了起来,“你自己去的?”
  
  路稚瑶没有否认,点了点头,她已经准备好了任泊忻的发问,无非就是,你怎么接上头的,你是不是和他们有关系之类。
  
  可是——
  
  “你知不知道你一个人去那种地方有多危险?”任泊忻扳过她的肩膀,强迫路稚瑶直视着他。
  
  “我…..”
  
  路稚瑶不知道说什么了,怎么会是这句?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我修仙有提示语 我男友可能是个怪物 网游之幻世纪 我的女帝师尊 欲倾灭神 临高启明 阿鼻地狱之魔鬼爱丽丝 天古元尊 快穿之女配一拳一个渣渣 血之圣典